当前位置: 红网 > 公益频道 > 正文

男子匿名行善15年:家族七代行医 临终前仍牵挂善款

2017-10-25 16:17:37 来源:都市快报 作者: 编辑:吴虹莉

(原标题:“兰小草”为什么能坚持行善15年? 背后是一个七代行医的家族传承)

照片由家属提供

15年来,他每年匿名捐款2万元。他承诺,要这样坚持33年。没人知道他是谁,只有一个捐款的代号“兰小草”。直到他因癌症不幸去世,身份才被揭开:洞头年仅48岁的乡村医生王珏。

是什么支撑他隐姓埋名捐款15年?其中又有怎样的艰辛和波折?昨天,我去了趟洞头区元觉街道王珏的老家。

临终前他说要陪陪老母亲

在洞头状元岙国际码头附近,有几排落地房。王珏的祖屋是其中的一间。不过,他早就举家搬迁到了大门岛,洞头这里只有老母亲独居。

昨天,不断有人前来悼念。因为风浪太大,从大门岛过来的轮渡停航了。近200人绕道乐清和温州市区,坐车3个多小时赶来,其中不少是王珏生前医治过的病人。

大门岛是他行医28年的地方,记录了他人生最美好的回忆。

弟弟王瓒说,哥哥病重期间,家人曾问过他要回哪里,他却明确说不愿去大门岛。“怕乡亲们来看望,打扰到大家。”更重要的,是想在人生的最后时刻,陪陪70岁的老母亲。

10月25日(本周三),王珏将在老家出殡,落叶归根。

七代行医

医德是受爷爷影响

王家七代行医。王珏小的时候,父亲在元觉老家开诊所,爷爷的诊所开在大门岛。

王珏兄弟五个,他排行老二。因为从小话少,显木讷,他的外号叫“老黑”,当地土话憨厚的意思。

“二哥做事慢,从小被打得最多,爸爸说笨鸟要先飞。”王瓒记得,二哥身上经常被竹鞭打得一条条的。

但最后,憨厚的王珏却继承了衣钵。他跟在父亲身边,学了几年,又去了浙江中医学院进修,1990年到爷爷开在大门岛的诊所工作。

王瓒说,其实哥哥做的很多善事,爷爷一直在做。“我经常去爷爷那,不收医药费,留病人在家里吃饭,爷爷经常这么做。二哥的医德是跟爷爷学的。”

2013年,父亲去世。哥哥受到了很大的打击,几天没睡觉。父亲对他最凶,但父亲的离去,他的反应异常强烈。

有一天,他突然提议,要开个慈善医院,不收钱。“我说怎么可能,慈善要量力而为。你毕竟有家庭,不具备这样的经济条件。”王瓒说,经过兄弟们的极力劝阻,二哥说的慈善医院没开成。

家风严谨朴实

王珏兄弟几个取名“璋、珏、琛、瑜、瓒”

父辈希望他们都有如玉般的高洁品格

王珏的爷爷醉心医术,奶奶出身于书香世家,心肠好,最喜欢画高洁的兰花。

父亲不仅是个乡村医生,还爱好书法、中国象棋等传统文化。他为几个儿子取名“璋、珏、琛、瑜、瓒”,都喻义美玉,希望儿子们都具有如玉般的高洁品格。

“家教很严。吃饭的时候,爸爸没动筷子,我们就不敢动。我小时候调皮跟别人吵架,无论对错,都要画个圆站在里面2个小时。别人拉我,我也不敢出来。”王瓒回忆说。

有一年的大年三十,父亲给了五六岁的王瓒5元钱,看他怎么花。他买了把玩具火药枪乱打。父亲知道后,让兄弟5个全部罚跪。虽然是一人的过错,但弟弟犯错,说明哥哥没做好表率。

父亲经常告诫儿子们,人要做得正,言行一致。

2010年,父亲已经年迈,他根据几个儿子的性格特点,给每人写了个家训。

王瓒说,家教是潜移默化的。长大后,二哥每天早上五六点起来清扫诊所,晚上10点前必须睡觉。“而我到这么大,从不敢在外面过夜。”

这么多年来,每逢除夕、清明等传统节日,王珏几兄弟都必然带全家到祖屋团聚,无一缺席。

以身作则教育孩子

知恩图报将心比心

王子震是王珏的独子,今年刚从厦门大学毕业。他学的是声乐,原本已经在厦门的培训机构上班,但爸爸患病后,他辞职回家陪在爸爸身边。“百善孝为先。”有时,他会坐在病床前唱歌给爸爸听,希望爸爸的心情能好些。

“但爸爸总是在笑,说没事的。”王子震说,刚去上海的医院,医生不解地问谁是病人,因为他从没见过癌症病人如此乐观。“10月19日晚上,爸爸吐血了,他依然笑笑说没事。”

王珏对儿子没有那么严厉,只身教不言传。

王子震记得,有一次,他还小,在书店乱踢瓶子玩。“爸爸什么也没说,把瓶子捡起来扔进垃圾桶。”

过斑马线时,无论有没有车辆经过,别人看没车走过去了,他一定要等到绿灯才举步。

十几年来,王珏每年都要给村里的老人送药、送红包。“爸爸说我小时候生病,下雨打雷的,是老人们帮忙送我到医院的,要知恩图报。”

有一次,病人家属凌晨两三点来敲门,王子震很生气,说这么吵。王珏只说了一句,“如果你是病人家属,孩子发高烧了,你急不急?”

今年7月,有一次亲戚送他去上海看病,漏买1张汽车票。王珏得知后,说一定要还钱给汽车站。“去汽车站的路费都比车票贵。”王子震说,家人拗不过,后来去还了150元的车票钱。“怕我爸不信,还让车站写了收据。”

临终的前几天

他仍在问妻子,今年的钱准备好了没有?

孝顺、守信、坚韧、乐观……父辈给了他难能可贵的品质。

2002年,王珏33岁。他对着流星许下“星雨心愿”:接下来的33年,他要每年捐款2万元回报社会。

而在2002年的洞头,2万元不是小数目,买房付个首付绰绰有余。

他为什么这样许愿,没有人知道。但洞头卫计局局长陈后春清楚地记得,“2002年前后,因为口碑好,他的诊所生意好得不得了,比整个大门卫生院的生意还要好。谁如果去大门岛看病,肯定找他。”

为什么生意这么好,因为“老人去做脚部按摩,一般脚放凳子上,他却把老人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。”

后来诊所的生意淡下来了,收入也少了很多。

据陈后春估算,近几年王珏的诊所一年大约只有四五万元收入,而这是他全家所有的收入来源。

有一年,小舅子侯海国觉得姐夫自己家的条件也不好,就没把2万元钱送出去。没想到王珏提前订了报纸,看到报纸上没登出“兰小草”的消息,立即让老婆给小舅子打电话。这一年,2万元善款因此晚到了2天。

就在临终的前几天,他仍在问妻子,今年的钱准备好了没有?

王子震说,他们说出爸爸是“兰小草”的身份,其中一个原因,是怕有一天捐款突然断了,失信于人。今年11月17日,他们一定会替爸爸把最后一笔2万元捐出去,因为这是爸爸的诺言。“但以后会用行动来行善,默默地做点事。”

“我也要工作了,会养这个家。不会拿社会上热心人的一分钱。”王子震说。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